糯米小說網 > 來自未來的神探 > 058試探
    琴島分局,審訊室。

    韓彬負責主審,李輝在一旁記錄。

    陳康寧坐在對面,胖大的身子將審訊椅擠得滿滿當當。

    “姓名、性別、年齡、籍貫……“

    “陳康寧、男、29歲……”

    “陳康寧,知道為什么叫你來嗎?”韓彬問道。

    “你們懷疑我跟林坊小區的盜竊案有關。”

    “八月十一號上午11點到八月十二號上午5點你在哪?”

    “在家。”

    “有誰能證明?”

    “我在自己家,還需要誰證明?”

    “也就是說作案時間段,你沒有不在場證明?”韓彬反問。

    “在家里呆著的人多了,沒有不在場證明的人也多了,你們憑什么就懷疑我?”陳康寧道。

    韓彬話鋒一轉:“現場的玻璃窗,是你故意打碎的吧。”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陳康寧聳了聳肩膀。

    “你的身形,不可能在高樓層攀爬,所以你用這種方式,誤導我們的偵查方向。”

    “我雖然不太明白你的意思,但是我挺好奇,以我的體型,確實不可能攀爬高樓層,你們為啥還會懷疑我?”陳康寧的好奇并不是假裝的,他是真的很想知道。

    “假的,畢竟是假的,你雖然打碎了玻璃,但是窗戶附近、還有樓層外面,都沒有攀爬、摩擦的痕跡,這不符合常理。”韓彬道。

    陳康寧露出一抹苦笑,暗道,看來這次遇到了一個厲害的角色。

    “你把贓物藏在哪了?”韓彬突兀的問道。

    “我沒有贓物。”

    “挺警覺的。”

    “心里話。”

    ……

    審訊持續了四十多分鐘,但是陳康寧一直咬死了案子跟他無關,審訊也沒有進展。

    觀察室里。

    鄭凱旋和趙英兩人一直在隔壁旁邊。

    趙英低頭,看了一眼手表:“審訊快一個小時了,還沒進展。”

    “這個陳康寧確實不好對付。”鄭凱旋道。

    “鄭隊,要不換人吧,我來審。”趙英提議。

    “再等等。”

    ……

    又過了一會,審訊室外響起敲門聲:“咚咚。”

    韓彬扭頭一看,是田麗站在門外。

    韓彬起身,離開了審訊室。

    陳康寧的眼睛,一直盯著門的方向。

    “審訊有進展嗎?”田麗問道。

    韓彬搖了搖頭:“嘴硬的很,沒有直接證據的情況下,很難讓他招供。”

    “技術隊檢查了陳康寧的手機和電腦,沒有現跟案件有關的線索。”田麗輕聲道。

    “有沒有在網上平臺,購買作案工具的記錄?”韓彬追問。

    “沒有。”

    “我知道了。”韓彬露出思索之色。

    “有把握嗎?”

    “盡力吧。”韓彬撂下一句話,返回了審訊室。

    “這位警官,能放我出去了嗎?”陳康寧晃了晃手銬。

    “出去你是別想了,準備好坐牢吧。”韓彬笑道。

    “您這是什么意思?”陳康寧抿了抿嘴唇。

    “我們已經找到贓物了,在上面現了你的指紋。”韓彬走到審訊椅前,目光犀利的盯著陳康寧。

    “什么贓物,我家里沒有。”陳康寧雙眉向中間皺緊,眼睛睜大,嘴巴大張。

    “你家的確沒有,因為你將贓物轉移到了小區外面。”韓彬道。

    “呵呵。”陳康寧笑了笑,嘴角微微上揚。

    “先到這吧。”韓彬也笑了笑,離開了審訊室。

    “彬子,為什么不審了。”李輝追了出來。

    “這小子嘴緊的很,我已經盡最大努力,從他嘴里套話了。”韓彬道。

    “你套出啥了?我怎么不知道?”李輝詫異。

    “贓物還藏在小區,他沒轉移。”韓彬篤定道。

    “怎么知道的?”

    “我剛才詐他,說已經找到贓物了,還現了他的指紋,陳康寧露出了恐懼、緊張的神色;后來我又詐他,說贓物是在小區外面現的,他露出了輕蔑的笑容。”

    韓彬停頓了一下,繼續說:

    “先前的恐懼,說明他的確有贓物;而后的輕蔑,說明他識破了我的謊言,贓物并沒有轉移到小區外面。”

    “你這么一說,好像還真是。”李輝摸著下巴,回憶道。

    韓彬笑了笑,微表情分析這門學問,自然不像他描述的這么簡單。

    韓彬的試探,分為三個步驟。

    第一,韓彬故意詐陳康寧,說讓他準備坐牢,陳康寧抿了抿嘴,這是典型的緊張和焦慮的表現。

    第二,韓彬繼續詐他,說已經在找到贓物了,還現了他的指紋,陳康寧雙眉向中間皺緊,眼睛睜大,嘴巴大張,這是典型的恐懼表現。

    從緊張、焦慮到恐懼,也是一個情緒積累的過程。

    韓彬第三次詐他,說他將贓物轉移到了小區外面,陳康寧嘴角微微上揚,這是典型的輕蔑的表現。

    從緊張到恐懼,最后變為輕蔑,從這三個情緒就可以判斷出,陳康寧的確有贓物,但是,贓物并沒有轉移到小區外面。

    只要確定了,贓物還在小區內部,接下來的搜查工作,就會變的簡單很多。

    韓彬將自己的推理,告訴了鄭凱旋。

    鄭凱旋雖然半信半疑,不過沒有拒絕韓彬的提議,讓他帶著二組的隊員去林坊小區搜查,如果需要的話,可以調用當地派出所的警力。

    不過,一組并沒有參與到搜查中,趙英繼續審訊陳康寧,與韓彬的判斷相比,她更相信自己的能力。

    ……

    韓彬、李輝、田麗、趙明四人,乘坐著汽車趕往林坊小區。

    “彬哥,你能確定贓物還在小區?”趙明問道。

    “能。”

    “距離案已經過去了三十多個小時,他會不會已經想辦法,將贓物送出了小區。”田麗猜測。

    “我可以確定,贓物還在小區里。”韓彬語氣篤定,如果連他都不自信,又如何讓其他人相信。

    “小區的范圍也不小,你說他能藏在哪?”李輝露出疑惑之色。

    “如果是你們,會將贓物藏在哪?”韓彬反問。

    趙明思索了片刻:“要是我的話,就藏在樓頂,那邊應該沒人去。”

    “藏在樓梯間也不錯,那里沒有監控,也沒什么人去。”田麗道。

    “我在小區的綠化帶挖個坑,埋起來。”說著,李輝也不知想到了什么,嘿嘿一笑。

    “這三個排查方向不錯,我建議,咱們按照各自的想法,分頭調查。”韓彬笑道。

    “吁……”

    三人噓聲一片。
北京找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