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交手 > 第一百六十三章 主動認錯
    聽到丁廷榮主動承認身份,張曉儒暗暗嘆息一聲,他既恨丁廷榮不爭氣,也恨徐國臣多管閑事。

    張曉儒瞇著眼,沉聲問:“你是共產黨?”

    此時,就算他再想阻止,也來不及了。

    與其遮遮掩掩,不如主動出擊,迅調整計劃。

    丁廷榮輕聲說:“我不是共產黨,但姚好友、郝元庭是共產黨!”

    丁廷榮指著姚好友和郝元庭,語氣突然變得冷淡。

    從現在開始,他們就不是同一戰線的了。

    張曉儒冷笑著說:“你不是共產黨,怎么知道人家是共產黨?”

    丁廷榮篤定地說:“姚好友是縣委組織干事,郝元庭是縣委組織科干事,兩人都是貨真價實的共產黨。”

    徐國臣臉上露出笑容,馬上問:“其他人呢?”

    丁廷榮說:“今天審的幾人,都是永豐鎮的百姓,他們手上沒有老繭,是因為他們要么是商鋪的伙計,要么是小販。”

    張曉儒大笑:“你倒是知道得蠻多嗎?走,換個地方說。”

    徐國臣卻覺得,當面將這些人的身份揭露,更容易擊潰他們的心理防線。

    徐國臣攔著丁廷榮:“就在這里說!”

    “噗通!”

    張曉儒反身往后重重踢了一腳,正中徐國臣腹部,他整個身子飛了出去,摔到了丁廷榮身后。

    張曉儒冷冷地說:“老子的犯人,你多什么嘴!”

    徐國臣爬起來,掏出手槍就要射擊:“張曉儒,我跟你拼了!”

    孟民生連忙攔住:“徐隊長,都是一家人,何必沖動。”

    徐國臣氣得大罵:“剛才你怎么不攔?他都動手了,還什么一家人?”

    老子被打時,孟民生消失了,要攻擊張曉儒時,卻冒了出來,這不是跟自己作對嗎?

    孟民生尷尬地笑了笑:“剛才……張隊長的動作不是太快了么?”

    徐國臣氣道:“我要向田中隊長投訴。”

    張曉儒不理會徐國臣,把丁廷榮帶回了辦公室。

    張曉儒坐在辦公桌后,問:“除了姚好友和郝元庭,還有哪些人是共產黨?”

    丁廷榮緩緩地說:“那個田永勝,其實不叫田永勝。”

    張曉儒心里一緊,故意問:“不叫田永勝?那叫什么?”

    丁廷榮沉吟道:“這個嘛……,如果我說出來,有獎賞嗎?”

    剛才為了免受酷刑,他答應與特務隊合作,可說到吳德寶身份時,又打起了小九九。

    張曉儒正要說話時,辦公室的門突然被推開,田中新太郎、北村一和徐國臣走了進來。

    張曉儒連忙站起來,恭敬地說:“田中先生。”

    田中新太郎坐到剛才張曉儒的位子,淡淡地說:“張桑,我一直覺得你遇事沉穩,今天怎么動手打人了?”

    要不是想聽張曉儒解釋,他會直接給張曉儒一耳光。

    張曉儒對門口的孟民生說:“孟班長,把丁廷榮帶下去單獨關押。”

    孟民生把丁廷榮帶走后,張曉儒才輕聲說:“徐國臣今天晚上擅自審問我的犯人,如果他沒審出來倒也罷了,他讓丁廷榮當場招供,實在是居心叵測!”

    徐國臣氣憤填膺地說:“我幫你把人審出來,你不感謝也算了,怎么還成居心叵測了?”

    他找田中新太郎哭訴,就是想討回一個公道,哪想到當著田中新太郎的面,張曉儒還要反咬自己一口。

    張曉儒緩緩地說:“在永豐時,就現這個丁廷榮有問題,回來后,沒有馬上審訊,也是想給他壓力。剛才在房間,丁廷榮單獨坐在一旁,眼中全是恐懼和膽怯。他聽了審,又看到其他人的慘樣,我會不知道他會招?”

    徐國臣不服氣地說:“晚招不如早招嘛。”

    張曉儒罵道:“放屁!如果把丁廷榮單獨提出來,他招供后,再放回去,不比現在要好?我的計劃,全被你破壞了,還說是幫我!我看,你就是故意搞破壞,是不是要給誰傳遞消息?”

    徐國臣氣得說不出話來:“你……”

    田中新太郎原本對張曉儒很是不滿,聽了他的話后,突然覺得徐國臣做得不對了。

    丁廷榮如果與皇軍合作,再把他放回犯人當中,會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田中新太郎問:“張桑,現在怎么辦?”

    張曉儒嘆息著說:“還能怎么辦?計劃全被徐國臣破壞了。”

    徐國臣此時也覺得,自己確實做得不對:“你應該提前跟我說一聲嘛。”

    張曉儒冷笑著說:“我為什么要提前跟你說?丁廷榮、姚好友、郝元庭是我的犯人,是你撈過了界,動手算是輕的了。”

    徐國臣誠懇地說:“這次確實是我不對,請張隊副原諒。”

    哪怕全身酸痛,屁股還火辣辣的,可不占理,只能道歉。

    張曉儒淡淡地說:“我這個人對事不對人。”

    北村一突然說:“張桑,你準備怎么處理丁廷榮?”

    張曉儒看了徐國臣一眼,突然不說話了:“這個嘛……”

    徐國臣馬上明白,自己在這里不受歡迎:“我先去上點藥。”

    張曉儒等徐國臣一走,馬上說:“孟班長,把丁廷榮帶過來吧。”

    丁廷榮怯生生的走進來,看到田中新太郎蒙著一只眼,更是心生寒氣。

    張曉儒平靜地說:“丁廷榮,你不是要獎賞嗎?這位是田中新太郎隊長,這位是北村一顧問,有話盡管說,只要情報值錢,絕對讓你滿意。”

    丁廷榮連忙躬了躬身:“田中隊長好,北村顧問好,那個田永勝,真名叫吳德寶,是中共雙棠縣委武裝部長兼游擊大隊長。”

    田中新太郎吃驚地說:“什么?田永勝是吳德寶?”

    他對雙棠縣的情況,還是有所了解的,吳德寶是什么人,他太清楚了。

    丁廷榮篤定地說:“千真萬確,我在永豐鎮兩年了,什么人都認識。”

    張曉儒問:“其他四人呢?”

    丁廷榮說:“他們都是普通百姓。”

    張曉儒問:“不是共產黨?也不是游擊隊?”

    丁廷榮搖了搖頭,篤定地說:“不是,他們有的是商鋪伙計,有的是小販,肯定不是共產黨,也不會是游擊隊。”
北京找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