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眾門支配者 > 第十五章 臨時監護人
    “你說我這出門被圍觀,吃飯被圍觀,不斷被偷拍,還有人報警,我雖然是帥的驚天動地,但也沒必要驚動警察叔叔啊,不能因為我的帥給國家添負擔啊……”

    “有理,有理,喝茶,喝茶。”

    似乎受到情緒影響,這家伙臉上的肉芽盤成麻花狀,十分得瑟。

    “你知道嗎,我現我帥的已經出物種界限了,昨天晚上我睡覺時,能聽到邪惡的吞咽聲在耳邊響起,這似乎是肉體變異的前兆,我長這么帥怪我嗎,嗚嗚嗚嗚嗚,萬一我被某種異常物種擄走了怎么辦,我們老王家八代單傳,不能傳到我這一代就跨物種傳承了啊……”

    寧如斯擦了擦額頭上的汗,連忙再給對方來個‘精神凈化術’,免得對方臉上帥氣又性感的肉芽因為情緒失控而暴走。

    “你先緩一緩,既然事件已經生了,我們可以往好處想,比如說,比如說,通過你這張帥臉去魅惑異常物種,降低它們的戒心,然后收容。”

    “你說我以后要靠臉吃飯?”

    “這也未嘗不可!”

    最后,帥哥臉上的觸手打成結,心情愉快的離開了。

    寧如斯又擦了擦汗,現有淡黃色的油脂,然后掏出筆記本記錄。

    ‘該患者意識清醒,但具備認知障礙中的感知障礙,潛意識中無限拔高自己顏值。’

    ‘精神污染帶來的淺層次肉體變異。’

    ‘具有一定的傳播性,治療者需要一定的精神抵抗力,并且能安撫對方精神。’

    ‘治療方案:讓他認清事實,帥并不是一種病,而是一種命,只能認命。’

    ‘其實本人深有同感。’

    寧如斯閉上眼,無數晶絲從毛孔中鉆出,心頭的浮躁、恐懼、酸癢緩緩褪去,一絲絲黑氣更是直接鉆入之前所得的‘晶片’中,消失不見。

    “守望者晶片的第一種特性,吸收異常。”

    下一個客人是一個模樣很弱受的年輕人,稍稍打聽一下,居然和自己是同屆生,動物科學專業,雖說神秘側課程都有一定的危險性,但要到精神失控的層次也不至于,那至少也得是大二大三的課程。

    “同學,大家都是新人,有什么不好意思說的都可以跟我講,我不會嘲笑你的,”寧如斯一臉的和藹可親。

    新生猶豫了下,最后癟了癟嘴,淚水都流下來了,道:“我失戀了,被學姐甩了。”

    這故事喜聞樂見,寧如斯興致勃勃道:“什么原因。”

    “他嫌棄我年齡太小,不夠成熟。”

    新生絮絮叨叨說了一堆兩人戀愛的場景,可是寧如斯越聽越覺的不對,誰約會總是在實驗室約啊,忍不住道:“你那個學姐,到底是哪一個系的,是男是女,有沒有照片?”

    “有的,”新生用袖子擦了擦眼淚,從手機中翻出照片。

    那是玻璃水箱中,一團長出眼睛、下盤滿是利齒的腦漿。

    “……”

    在把第五個‘認為自己被某種詭異力量附體,其實是青春痘復’的同學安撫好后,寧如斯居然有一種精疲力竭的感覺。

    本來精神失常就是重口味,再混以神秘側的力量,簡直是重口味加重口味,簡稱原裝重口。

    “至少晚飯可以省下來了,”寧如斯擦汗道。

    “辛苦了。”

    還是之前的那個服務員,笑瞇瞇的給他倒了一杯飲料。

    “一般來說,普通學生最多能對付三四個,你能對付五個,已經很罕見了,把你學生卡號給我,我給你加五十分。”

    “你也是心理醫生?”寧如斯喝了一口飲料,問道。

    “方小寧,大三內科,心理學專業,在這里兼職。”

    寧如斯知道,這神秘側的醫生序列,內外科是指‘盒子’內外的意思,而做為內科醫生,‘怪異心理學’不是選修課,而是必修課,因為‘盒子’內是詭異存在的無數意念和妄念,內科醫生要代入其中,所以又有一種說法,內科醫生都是變態,其思維模式迥異于常人。

    蕭芳芳她姐蕭落雪就是標準的內科醫生,雖然她也精通于手術。

    “你怎么不上陣?”

    “我負責另一面,就是一旦實習的心理輔導師出問題,我負責給你們心理治療。”

    寧如斯無語了下,倒是方小寧笑瞇瞇的跟寧如斯交流起來,一副對他很感興趣的姿態。

    不得不說,做為一個內科神秘醫生,對方在《怪異心理學》這一門課程中經驗豐富,寧如斯跟他交流,收獲頗多。

    “既然沒什么事了,那我就先走了。”

    “慢走,我們加個好友,以后有什么心理學方面的問題,盡可以通知我。”

    方小寧看著寧如斯消失的背影,喃喃自語:“讓我看看,你有什么資格成為臨時監護人。”

    等到了六點多,‘咖啡館’大門打開,江小桃手拉著手,帶著一個抱著洋娃娃、扎著馬尾辮的精致小女孩走了進來。

    方小寧一看見這小女孩,臉上笑容頓時燦爛起來,拿起早已準備好的棒棒糖,蹲了下來。

    “姍姍今天到哪里玩去了?”

    叫姍姍的小女孩畏懼的縮在了江小桃的背后,兩眼驚恐的看著他。

    方小寧有些尷尬,剛想說些什么,背后脖子忽然一緊一涼,抬頭一看,只見兩具骷髏從天花板上浮現,冷森森的鬼火直勾勾盯著他,四周不知何時已被鬼火籠罩,意識迅模糊。

    “靠,只是想要套近乎,直接就被拉入附生靈的盒子內,居然是惡潮!”

    方小寧好歹也是頂級的神秘醫生,眼耳口鼻直接流出外質,外質化刀,刀尖從額頭到肚皮劃出一道弧線,肉體微調重解,身影一陣模糊,身子倒地一滾,翻了出去。

    “怎么,還沒過年就想問我要紅包?我們大學城沒有導師給學生紅包的傳統。”

    江小桃眉頭揚起,小女孩捂著嘴‘嗤嗤’直笑,方小寧低頭一看,只見不知何時起,自己跪倒在地,渾身只剩一個花色大褲衩。

    在洗手間狼狽的換了一套衣服后,方小寧這才一臉尷尬的走了出去,放眼四顧,只見江小桃自飲自啄,姍姍卻不見了蹤影。

    “姍姍呢?”

    “送回去睡覺了,你也不看現在幾點了。”

    方小寧揉了揉手臂,還有一種冰冷徹骨的感覺,感慨道:“回頭還要給自己做一個微調手術,不然少不得淺層次靈能污染。”

    “誰讓你想做她的臨時監護人的,姍姍父母看你不滿意,自然就會折騰你。”

    “天賦者果然危險啊,天賦誕生越早的就越是危險,尤其是這種打從娘胎里就蘇醒的小怪物。”

    江小桃冷眼看著他,等盯的他渾身不自在的時候,才道:“監護人制度是為了保障這些年齡極小的天賦者有一個相對好的生長環境,而不是成為你們的利用工具,這就是你為什么不能成為姍姍臨時監護人的理由。”

    方小寧自嘲一笑,“我明白老師你的意思,但老師你也該明白,非親非故的,而且指不定哪一刻對方就會暴走,隨時威脅你生命,人都是有趨利避害本能的。”

    江小桃幽幽一嘆,道:“所以才為難啊,大學城中,天賦者和普通特職者的比例是一比十,而十歲以下的天賦者只占了四分之一,但就是這四分之一才最難處理,越早誕生天賦,靈能強度就越大,像姍姍這種,普通狀態下就有二階特職者的靈能強度,一旦暴走——”

    “如果暴走的話,除了那些高級研究生,整個大學城就沒人制的住她,所以這事為什么要找我們這些普通學生?敢情天賦者就是比我們精貴么?”方小寧冷笑道。

    “不,挑選臨時監護人的意義,是讓這些天賦者培養出人的情感,控制住自己的能力,如果沒有人類情感,他們跟異常物種有什么區別?所以才更要與人交流,你們這些學生應該與他們在同樣的階段,同感者總能引起共鳴。”

    “所以那個寧如斯就是人選?”

    “他擁有這個能力,所以他是選擇之一。”

    方小寧情緒復雜道:“如果被選上,那就只能祈禱他能夠活著畢業了。”

    ……

    夜晚十分,寧如斯在睡夢之中,突然聽到了某種聲音,好似某種敲擊聲,又像是某種咀嚼聲響。

    “難道我白天給人看病,晚上自己就精神幻聽了?”

    寧如斯睜開眼,確認自己不是幻聽之后,從枕頭下摸出了‘食欲’,大拇指捏緊擊錘,悄悄打開一條門縫,往外張望。

    冰箱散的微光中,一道高大的人影正弓著腰,似乎咀嚼著什么,如果沒記錯的話,冰箱里還有昨天留下剩飯剩菜,還有一塊寧如斯準備用來熬湯的大骨。

    ‘李元重?’

    寧如斯推開門,準備摸索著開燈,手掌忽然被一只冰涼的手按住。

    “別開燈!”

    白翎羽目光盯著寧如斯…手上的那口槍,表情微變。

    “喂,我說你們兩個,快進來!”

    另一扇大門打開,外國神仙艾伯特做了個招手的動作,寧如斯槍口對地,聳了聳肩,二人悄摸摸的鉆入了艾伯特的單人間。

    而在客廳中,李元重正一臉狂熱的啃著大骨頭,皮膚下的肌肉不斷蠕動,像是在長個一樣。

    ……

    出乎意料,睡神艾伯特的宿舍很干凈,除了一張床外,只有一個書柜,上面全是各種老式書籍。

    “邪惡病理與咒法?”

    白翎羽大概也是第一次進來,目光掃了一圈,盯著一本厚皮古籍。

    “哦,是我家族流傳的,你也知道,在我老家那里,我好歹也是個貴族。”

    艾伯特騷包的摸了摸金毛,坐在床上道。

    “李元重什么情況,持續多久了?”

    寧如斯跟對方好歹有點交情,開門見山。

    “大概是在你回家的那段時間吧,他天天晚上搞事你一點沒覺?”艾伯特疑惑道。

    寧如斯汗然,他天天晚上肝,對于外界的動靜自是不清楚,不過也有些緊醒,雖然大學城里很安全,但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精神失控?我記得他剛成為生產者不久——”

    “天賦者精神失控的概率要遠高于普通特職者,龐大的靈能讓他們的精神像是壓了一座大山,我提醒過他,”白翎羽冷冷道。

    “然后你們兩就干了一架,”艾伯特頗有些幸災樂禍。

    白翎羽臉一黑,不再說話。

    “現在怎么辦,通知輔導員還是先接觸一下他?呃,估計說了他也不會聽吧,”寧如斯揉著額頭道。

    對于李元重他還算了解,典型的外寬內忌,說白了就是小心眼,這種人你說他神經病,不怕找揍嘛。

    “要我看,直接一個電話就解決了,”艾伯特打了個哈切,“不管你們了,反正我跟他也不熟,精神失控也無所為。”

    白翎羽也是一副不想管的態度。

    寧如斯走到門前,確認外面的動靜已經消停后,嘆了口氣,“這件事還是交給我處理吧。”

    ……

    寧如斯不打算直接通知上頭,畢竟特職者的精神狀態基本上都多多少少有些問題,萬一不是精神污染而只是狀態不對,那么你可就徹底得罪他了。

    但如果不管的話,萬一對方真的精神失控,那做為室友豈不是更慘。

    寧如斯琢磨了一晚上,想到了一個好主意,找個借口,直接拉著對方上了‘怪異心理學’。

    “上這種課程真的有用嗎,還不如直接去社團練練格斗。”李元重嚷嚷道。

    “你陪我上課,回頭我陪你擼串,一個人上課有點沒意思。”

    恰好,江小桃這一節課講的是如何鑒定自己精神是否受到神秘側影響,以及顏色治療法。

    寧如斯注意到對方表情有了變化,從驚訝到驚恐,甚至臉都有些蒼白,結果串也沒擼成就直接開溜了。

    “你那個同學,精神狀態似乎有些問題,”下課后,江小桃叫住寧如斯,開口道。

    “嗯,他是個天賦者。”

    江小桃若有所思,“我會注意的。”

    隨即又道:“這個星期五你來一趟,有一個重要的病人需要精神輔導,如果做成了,我給你學分加上一百點。”

    寧如斯愣了下,“這么多?”

    結果還沒打聽出什么,江小桃就匆匆離開,寧如斯看了看天,自言自語“難得下午沒課,去找個地方跟人來一盤吧。”

    結果剛上校內網,就收到了一份郵件——

    “邀請函?”
北京找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