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朕的江山要掛了 > 第387章 成年就可以
    “……”

    挑釁!

    絕對的挑釁!

    米樂幾近要脫口而出了,卻不得不緊咬牙關——事情沒到最后一刻,她堅決不放棄!

    “不是說了,朕未成年!”

    “哦。”侯君離聽到這句話認真想了會兒,“所以成年就可以了是嗎?”

    米樂一聽這話,只覺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點著頭:“對!”

    侯君離一下子就笑了起來,伸手摸著她的臉:“侯樂兒,你真可愛。”

    什么鬼?

    米樂看著他臉上的絕美笑容,心里一陣鬼畜——這怎么還扯到可愛頭上了?

    不管了,所以他現在能放過自己了?

    察覺到他好像沒有再進一步的動作,米樂隱隱松了口氣,然而下一秒,她便倒吸口涼氣,尖叫了起來。

    因為那本停留在腰上的手,忽然上滑,而侯君離眼里沒有震驚,沒有詫異,甚至連一絲一毫的波動都沒有,四目相對,他竟好似還笑了笑。

    “侯君離!”米樂緊閉雙眼,“你大爺的!”

    侯君離低低笑了一聲,低頭將吻落在她耳側:“你說的,成年就可以。”

    米樂簡直想抽自己一巴掌,為什么千千萬萬回過去,她還是依然要栽進大魔王設定好的坑里?!

    她是真的一輩子都斗不過這個男人嗎?!!

    “你什么時候知道的!”

    這一刻,對這個問題,已經不需要掩飾,不需要懷疑。

    所以,這個男人到底是什么時候知曉她的身份?還是從一開始他就知道她的身份?!

    這一路,她竟毫無察覺!!!

    “栗山嗎?”她不由得問,因為是在那里,侯君離才第一次對她做出了親密舉動,明明之前,他對她退避三尺。

    侯君離埋首在她身前,聞言,笑了一聲:“你猜猜。”

    她明明已經在猜了,他卻還說這句話,言下之意就是不是。

    米樂吸了口涼氣——所以這個人到底是什么時候知道的?

    他既然對她如此,那就說明他并沒有喜歡男人的傾向,也就是說,比栗山還早?

    米樂認命閉了眼睛:“侯君離,你太可怕了!”

    侯君離碰著她的唇,笑意吟吟:“你習慣就好了。”

    米樂猛然瞪大眼睛看著他——她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好吧!居然說她習慣就好!

    這個人……這個人簡直壞透了!!黑心黑肝黑肺!!!黑到無可救藥!!!

    “我不要!”米樂忽而咬緊牙關盯著他,“既然你早知道我身份,那就更該知道,無名無分,我不可能跟你一塊,就算你今天強要,日后,我也不會給你便宜!得到我的人,得不到我的心!”

    “伶牙俐齒。”侯君離忽而笑了一聲,扶了她坐起來。

    米樂心頭頓時松了送,卻見他將自己的發冠取了下來,拆散了頭發。

    米樂目色凝滯般看著他將自己頭發削斷了一小截,然后又來拿她頭發。

    米樂頓時明白他做什么,捏住他的手:“這……這不算!我指的是三媒六聘!拜堂合巹禮!”

    “之前不是有?”

    “那不算!”米樂怒視著他,“明明就沒有拜完!”

    她這分明已經到了強詞奪理的地步,侯君離看了她會兒,手上微微用力,米樂一截頭發就落了下來。

    他將兩節頭發編到一起,輕而易舉便合成了同心結。

    米樂頓時抿著嘴:“沒誠意!”

    侯君離看了看她,頓時就笑了起來:“侯樂兒,你別找理由。”

    他笑的同時,是傾身來抱她的。

    米樂頓時跳開,怒視著他:“反正我不管!”

    侯君離坐在床邊,看她滿臉戒備的姿態,偏著頭笑了笑:“要怎么三媒六聘?要全天下知曉他們敬仰的皇上是個女孩子?”

    米樂呼吸一滯,他已丟開同心結再次朝她壓來。

    “你逃不了了,侯樂兒。”見米樂滿臉憤怒,侯君離低下頭來,用額頭碰著她的額頭,“與其躲來躲去不好受,不如從了,嗯?”

    米樂更加咬緊牙關,眼睛都紅了:“你就知道欺負我!”

    原本只是有點委屈,可她越哭越覺得自己可憐,越哭越傷心,眼淚止都止不住。

    侯君離看了她會兒,忽然再次低下頭去,一點點從她眼睫親到下巴,吻遍了她臉上的淚痕。

    “別怕。”他低低道,“你有我。”
北京找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