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寒門仙貴 > 第二百一十章 擊殺褚寶良二合一

第二百一十章 擊殺褚寶良二合一

    不知何時,天色逐漸陰了下來,涼風吹拂,岸邊眾人只覺一陣清涼,然擂臺上的兩人的血液卻早已沸騰了起來。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更何況是奪妻之仇。

    在褚寶良看來,薛鵬不過是個出身寒門臭蟲一般的東西,竟也敢,而且奪了他的女人的心,他如何不惱不怒?

    而在薛鵬看來,褚寶良就是一個大仙宗的紈绔子弟,跟其他世家紈绔子弟一樣,貪婪、虛偽,視人命如草芥,這樣的人,這樣的修者,不配活著。

    薛鵬凝神看著褚寶良,冷笑道,“這句話,我原封不動送給你,明天的今日,我會去你的墳頭上踩兩腳的。”

    褚寶良聞言眼中殺機大盛,下一刻,他猛地一拍那飛劍劍柄,那飛劍頓時沒入虛空。

    褚寶良嘴角冷笑連連,心中暗道,“這次我直接從你的體內將飛劍遁出,一瞬間就絞碎你的五臟六腑,敢跟我斗,這就是你的下場。”

    薛鵬頓時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將感應放到了最大,感應著自己周圍空間的波動。

    只是四周卻沒有什么動靜,反而是他體內有了異樣。

    薛鵬似想到了什么,瞳孔驟縮,瞬間跳開,但仍是稍微慢了一點,飛劍在左肋出浮現,在他的左肋割出了一條一寸深的口子。

    皮肉翻卷,鮮血猛地流了出來,一陣疼痛導入心田,薛鵬急忙封住了傷口周圍的經脈、穴位,阻止了流血,同時神色無比凝重地看著褚寶良。

    “躲開了?是湊巧么?好運的家伙。”褚寶良看著薛鵬,當下一招手,飛劍再度返回,緊接著褚寶良右手拇指壓住食指,猛地一彈飛劍的劍柄。

    咻!

    一聲尖銳的破空聲驟然響起,隨后飛劍消失不見,薛鵬不敢在同一個地方停了,快在擂臺上跑動起來,同時逼向褚寶良。

    褚寶良冷冷一笑,“想到倒是挺好,不過我會讓你近身么?”

    就在薛鵬俯沖過來的現路上,那飛劍詭異的再度出現,迎面刺向薛鵬。

    薛鵬早留有余力,猛地一側身,但終是沒有飛劍快,左臂又被割了一道傷口。

    褚寶良再度招收,那飛劍快飛了回去。

    薛鵬微微瞇起眼,看著褚寶良的動作,他現,每次褚寶良讓飛劍遁空后,都要招回手中,而不是連續遁空。

    當下薛鵬心頭一動,快沖向了褚寶良,褚寶良再次一彈,飛劍遁入虛空,再次遁出時又刺傷了薛鵬的右肋,飛劍再度被褚寶良召回,然薛鵬抓住機會,這一次不退反進,準備抓住這次機會,近身肉搏。

    可就在此時,褚寶良的嘴角露出一抹詭異的危險,薛鵬心中一沉,隨后便見那飛劍再度遁入空中,隨后他胸口那種奇異波動再度傳來。

    “去死吧!”褚寶良眼中露出興奮的光芒,每次激飛劍都可遁空兩次,他之所以每次都收回飛劍,目的就是迷惑敵人,讓敵人放松警惕。

    “上當了!”薛鵬想也不想,體內金光驟然轉化為雷力,瞬間充斥了全身。

    似是雷力的影響,那飛劍遁空的度慢了下來,就在這生死危機的瞬間,薛鵬身影化作了一道殘影,竟然躲開了。

    而此時褚寶良卻愣在了原地,就在他剛才施展遁空時,從薛鵬體內遁出時,卻現受到了些許的阻力。

    褚寶良看著薛鵬周身的雷芒,微微瞇起了眼眸,“是雷法了影響了空間么?”

    他心中正想著,薛鵬身影閃動,早已化作一道流光射向了過來,其度之快,竟比飛劍也差不了太多。

    褚寶良瞳孔一縮,深吸一口氣,抽出了斬空,隨著褚寶良體內劍氣注入其中,斬空劍周圍散出了強烈的白光,晃得眾人不禁都閉上了眼睛。

    而褚寶良揮動斬空,攜帶著犀利的劍氣猛地朝著薛鵬的方向斬去,同時飛劍從后面襲向薛鵬,與斬空劍前后夾擊薛鵬。

    熾白的劍芒與熾白的雷芒瞬間擊撞到一起,兩人同時力,身影同時被白光淹沒。

    噼啪噼啪!

    隨著一連串的爆鳴聲響起,劍芒與雷芒轟然炸開,整個擂臺被劍氣扎成了篩子,更是遍布焦痕。

    此刻兩道身影也同時退出,皆十分狼狽。

    薛鵬身上又添了一處創傷,若非寶甲護體,只怕這一擊便會將他重傷,但此時他身上也已有了四道傷口,已經影響他的斗法了。

    而此時褚寶良也不好受,他空劍門弟子一身的靈力修為全都用在溫養飛劍,最怕的就是近身攻擊。

    雖然他用斬空擋住了雷法,但卻被薛鵬一腳踹在了胸口,其胸口部位的靈甲被雷法擊得一片焦黑,符紋暗淡,此時身上猶閃爍著雷弧,身體陷入輕微的麻痹,靈力運轉都不再流暢。

    剛才若非他憑借著深厚的修為將之逼退,只怕真要陰溝里翻船了。

    褚寶良凝神看著薛鵬,心中恨得壓根直癢癢,若非這雷法這種諸天神力實在強悍,他早就將這個薛鵬拿下來。

    他心里怎么都想不明白,這么區區一個寒門臭蟲一般的人物,怎么可能連這雷法都修成了。

    當下褚寶良心中殺機前所未有的強烈,決不能讓他活著走下擂臺,此時他修為不過練氣大圓滿已是如此難纏,若是他讓成長下去,自己如何是他的對手?

    天空色更加陰沉,陰風四起,吹動水面漣漪四起。

    褚寶良喘了幾口粗氣,連番施展遁空,對他的靈力消耗太大了,他不禁細細盯著薛鵬。

    薛鵬此時也大口喘著粗氣,體內靈力消耗了不少,可他體內三百余靈脈一顫,感應放開到虛空,便有絲絲縷縷的靈氣從他身體每一寸肌膚涌入體內煉化為靈力,片刻間消耗的靈力便恢復了大半,喘息也逐漸平穩了下來,氣息再度變得雄渾起來。

    褚寶良心中驚疑不定,雖說開光與練氣境主要區別在靈力的屬性化與否,雄渾程度上的差距并非太大,但那是先對而言的,自己開光巔峰的修為肯定是要這個小子雄渾的多,怎么他戰斗這么半天,這小子好像沒什么消耗似的?

    是了這個臭小子肯定是用那什么外法吐納術,他吸收天地靈氣比自己要快得多,而這里又不讓使用丹藥,他難以快恢復,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必須戰決,當下褚寶良搶先動攻擊。

    褚寶良怎么都沒想到這個薛鵬的感應竟然如此靈敏,數次躲開他的空劍。

    他雖煉成了空劍道,但是距離大成還有很長一段距離。

    真正的空劍遁入虛空沒有半點痕跡可尋,而且一次用出可連遁九次,什么樣的敵人滅殺不了。

    現在他空劍道未曾大成,那就只好用那一招了。

    褚寶良深吸一口氣,他口中念念有詞,左手置于胸前掐了一個印決,右手高舉斬空劍,其體內的劍氣不斷朝著斬空劍匯聚著,只是轉眼間,在斬空劍的周圍,已然浮現密密麻麻數百道的劍氣。

    這些劍氣凝如實質,大多都只有小指長短,筷子寬窄,但卻散著無比凌厲的氣機。

    劍氣圍繞著斬空劍快旋轉著,出刺耳尖銳嘯聲。

    褚寶良神色猙獰地看著薛鵬,獰笑一聲,“薛鵬,我說過,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去死吧。”

    話音落,褚寶良雙腿微屈,隨后驟然力,猛然刺向薛鵬,斬空劍攜帶著數百劍氣席卷向了薛鵬。

    薛鵬長劍猛地插地,大量的古木頓時瘋漲了出來,迎上了斬空劍與劍氣,但只是讓斬空劍稍微一頓,那古木便紛紛被斬成了木屑,一往無前地沖向了薛鵬。

    趁著這瞬間的空蕩,薛鵬身前海量的金光開始匯聚,陡然成一丈許大的金光球,隨后金光球猛然驟縮成米粒大小暗金色光球。

    薛鵬拇指壓住中指,猛地一彈,這米粒般的暗金光球瞬間射向了褚寶良的劍氣。

    在一瞬間,米粒大小的光球與那劍氣碰撞到了一起。

    轟的一聲巨響熾白的劍氣與暗金的濃郁金光陡然爆開。

    兩人腳下的擂臺瞬間支離破碎,水面陡然凹陷了進去,大量的蒸汽騰起涌向天空。

    砰砰砰!

    劍氣與金光中傳來一陣劇烈的碰撞聲,隨后兩道身影從金光與劍氣中倒射而出,其中一道身影在水面上滾了數十丈的距離,其周身溢出的鮮血,染紅了一條水線。

    眾人看去,這不是別人,正是薛鵬。

    此時薛鵬模樣十分凄慘,周身的衣服早已被切碎,若非寶甲護著身體,此刻他早已被那劍氣洞穿了五臟六腑。

    雖說如此,但此時他的臉頰、胳膊、腿上也全都是傷痕,左臂更是有一巨大的創傷,半條胳膊險些都被斬落了下來。

    薛鵬輕咳了一聲,口中哇的吐出了一口鮮血,隨后雙目猛然看向了另外的方向。

    便見另外一邊的褚寶良身形在水面滾了十數丈后,終于停了下來,此時他的模樣也十分凄慘,周身的衣衫早已完全破碎,頭已被完全燒光,身前胸口處更是出現了一個焦黑的血洞,一陣陣劇痛從胸口處傳來。

    天空越地陰沉下來,墨云涌動,悶雷滾滾。

    褚寶良低頭看向自己的胸口,雙目陡然赤紅起來,隨即看向不遠處的薛鵬怒喝道,“我要殺了你。”

    話音落,褚寶良再度沖了上去。

    薛鵬也是殺紅了眼,心里也沒有什么章法,周身的金光閃爍,薛鵬厲喝一聲,“褚寶良,今日你必死。”

    一旁的考官神色凝重,厲喝一聲道,“住手。”

    然而卻已經完了,兩人度都是極快,轉眼就砰到了一起。

    也幾乎同時,天地間一道驚雷劈下正中荷花池。

    在那一瞬間,荷花池上泛起了美麗的雷芒,隨即在整個荷花池蕩漾開來,最后波及到了兩人。

    兩人身體同時一僵,去勢驟然一止,分別摔向前方,兩人的攻擊同時砸入荷花池中。

    撲通!

    一聲輕響,兩人身體砸入荷花池中,水面雷弧終于緩緩消散,水面恢復了少許的平靜,但緊接著,水面冒出了大量的氣泡。

    眾人看著荷花池水面不禁道,“你們猜,誰會先上來?”

    “不知道,那薛鵬擅長雷法,但褚寶良修為更加深厚,說不準。”

    眾人瞪大眼睛盯著冒泡的水面,便見一道人影緩緩浮現,胸口處那恐怖的傷口讓人第一時間就認出來了,是褚寶良。

    眾人見狀不禁道,“看來,還是褚寶良更勝一籌啊,這次斗法應該是褚寶良贏了。”

    褚寶良緩緩爬出水面,張口吐了幾口水,隨后回頭看向水面。

    他眼中殺機越的濃郁,他已經鎖定了池水中薛鵬的氣息,只要身體的麻痹感消失,他便能第一時間祭出飛劍,使用遁空將之擊殺。

    褚寶良身上的雷弧逐漸黯淡了下來,只要再有一息的時間,他就能重新調飛劍。

    一息的時間轉身即逝,褚寶良體內飛劍重新回歸他的掌控,褚寶良大喜,“薛鵬,你死定了。”

    當下褚寶良猛地一張口,吐出了一些池水,同時一道白光也從其口中浮現。

    可就在此時,池水中白芒一閃,嘭的一聲水花四濺,周身充斥著濃郁雷芒的薛鵬驟然出現在褚寶良眼前。

    薛鵬雙目充斥著血絲,渾身鮮血直流,神色猙獰恐怖,猛地出一聲雷霆版的怒吼,“褚寶良,受死。”

    薛鵬有寶甲、神咒護體,再加上他對雷法遠比褚寶良熟悉,所以那一道驚雷,對他的影響并不是太大。

    他之所以后出來,便是為了積聚力量,一擊就取了褚寶良的性命。

    這蘊含了薛鵬全身雷力的一擊,在水面激蕩出一道深達一丈的水痕,熾熱的高溫使得周圍的水汽快蒸騰,耀眼的光芒遮住了褚寶良的眼眸,死亡的氣息將他驟然籠罩。

    褚寶良瞳孔驟縮,這一瞬間,他只覺四周都安靜了襲來,唯有眼前白光在逐漸擴大,擴大,最后周遭的世界完全陷入了一片白茫茫。

    趁著褚寶良還沒有完全恢復過來,薛鵬的手刀切入了褚寶良的心口。

    在那一剎那,其周身的寶甲頓時四分五裂,強橫的雷力撕開了他的皮肉。

    啊!

    一聲凄厲的慘叫陡然自褚寶良口中出。
北京找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