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決戰第三帝國 > 第五百零九章 將計就計
    “膨”的一聲,彈鼓狠狠地砸在蘇軍少尉的臉上,但或許是這少尉過于強悍,又或許是因為秦川呼吸困難手上的力道不夠,這一下居然只是打得他腦袋歪了下。

    但沒關系,因為這一下蘇軍少尉手上的力氣已經小了些,于是彈鼓第二次揮出時就給他來個狠的,秦川只感覺渾身一輕,蘇軍少尉就歪倒在一邊。

    秦川不敢輕敵,抓著彈鼓繼續照著他的頭部來幾下,直到他倒在地上只剩下抽搐才罷手。

    然后秦川就只有躺在地上摸著脖子喘粗氣的份了。

    這時候如果要是再來一個蘇軍士兵,秦川只怕就只有束手待斃了。

    幸運的是這并沒有發生,德軍士兵已經反應過來朝這隊蘇軍發起反擊,維爾納舉著沖鋒槍跳進秦川所在的彈坑,一邊射擊一邊扭頭問:“上尉,你還好嗎?”

    “是的,維爾納!”秦川把手中帶血的彈鼓遞了上去,說道:“我想你需要這個!”

    維爾納不由哈哈大笑起來。

    為了這件事斯萊因上校在指揮部里大發雷霆,發火的對像竟然是軍銜比他還高的哈特曼少將。

    “我不知道警察部隊都做了些什么!”斯萊因上校說:“在我們所有人吃著少得可憐的補給冒著生命危險與蘇聯人作戰時,竟然會有一個排的敵人混在蘇聯百姓里并找到機會行刺我們的軍官!上帝,那可是一個排……幸運的是他們行刺的對像是上尉而不是我,或許你也該慶幸哈特曼將軍,因為如果蘇聯人行刺對像是我們的話,那么我們現在已經是具尸體了!”

    哈特曼少將自知理虧,于是聳了聳肩回答:“或許是的,上校!”

    “那可是一個排的蘇聯士兵!”斯萊因上校說:“蘇聯百姓絕大多數是老弱病殘,要把混在其中的青壯年找出來并不件困難的事,你說呢,哈特曼將軍?”

    “我完全贊同,上校!”哈特曼將軍點了點頭,然后轉向秦川說道:“上尉,很高興你還活著,否則今天斯萊因上校或許就要下令把我拖出去槍斃了!”

    說著轉身就離開了指揮部。

    德國的國防軍與警察部隊雖然不合,但對于這種大是大非或者是過于明顯的過錯也是無法回避的。

    但警察部隊能做的也不多,無非就是搜索然后絞死一些有嫌疑的人。

    秦川相信,如果還有蘇軍或是情報人員藏在霍爾姆,警察部隊是很難找出來的,畢竟這里是蘇聯,他們有更好的群眾基礎。

    等哈特曼少將離開后,斯萊因上校才緩和了自己的情緒對秦川攤了攤手道:“這些警察部隊,他們對付自己人總是比對付敵人更拿手!”

    頓了下,斯萊因上校就繼續說道:“上尉,為了避免這種情況再一次發生,我認為需要為你增設一個警衛班,同時你最好不要走出地窖!”

    “拜托,上校!”秦川說:“我只是一個上尉!”

    “但現在情況不一樣不是嗎?”斯萊因上校說:“你是蘇聯人行刺的目標,而且你對霍爾姆也有不同尋常的意義!”

    “上校!”秦川說:“我不認為蘇聯人在一次行刺失敗后還會再來第二次,他們沒有機會了!”

    “或許你說的對!”斯萊因上校說:“但這并不妨礙為你設一個警衛班!”

    于是一個警衛班就成立了,那是從斯萊因上校警衛連里調出來的一支精銳,班長是個叫維斯的沖鋒槍手……警衛班有四名沖鋒槍手六名步槍手,這是由警衛一般是近身作戰決定的。

    “那么,上士!”秦川問著維斯:“告訴我你們和我的士兵有什么區別!”

    “區別在于他們是士兵而我們是警衛,上尉!”維斯回答。

    秦川不由一臉懵逼,這有回答跟沒回答沒什么區別。

    不過后來秦川就知道警衛和士兵的區別在哪里了。

    士兵是用來作戰的,而警衛則是用來保護人的,從某種程度來說他們更像保鏢而不是士兵。

    簡單的說,在上次秦川遭到行刺時,士兵的第一反應就是怎么守住防線不讓敵人突破,所以他們暫時不會考慮秦川的安危。

    而警衛就完全不一樣了,雖然他們同樣手里也拿著槍身上穿著軍裝看起來跟士兵沒有區別,但他們受到的訓練就是不去關心戰場形勢只關心他們保護的人,所以第一時間考慮的不是防線而是秦川,必要時他們會用自己的身體替秦川擋子彈。

    “上校!”秦川想了想就對斯萊因上校說道:“我們為什么不利用下這一點?”

    “你的意思是……”

    “我們在那隊蘇聯人身上搜到了一部電臺?”

    “是的!”

    “那我們可以假定他們沒能及時的把行刺失敗的情報發送出去!”

    “你的意思是說……”斯萊因上校恍然大悟:“讓蘇聯人誤以為行刺成功?”

    “是的!”秦川說:“當時槍聲炮聲響起一片,到處都混亂不堪,而且我還是讓擔架兵給抬回地窖的……”

    這一點倒是真的,當時的秦川因為用力過度差點虛脫了,或者也是因為脖子被扼住缺氧時間較長,剛站起身搖晃著走兩步就摔倒在地上。于是維爾納就叫來了擔架兵把秦川抬了回去。

    “這樣一來!”秦川說:“蘇聯人就會對霍爾姆發起強攻,我認為這對我們來說是好事,至少他們不會再耍什么花招!”

    “很好的主意!”斯萊因上校說:“我讓那些警察把消息傳出去,他們也就這點用處了!”

    斯萊因上校說的沒錯,這消息由警察傳出去是最好不過的,因為他們在搜索蘇聯百姓時就可以氣急敗壞的大喊:“你們這些混蛋,居然隱藏蘇聯人行刺,我要讓你們為上尉付出代價!”

    這話當然不能說得太明白,否則反而會讓蘇聯人產生懷疑。

    另外再讓幾個德軍哨兵有意無意的談起這些事,然后,隱藏在蘇聯百姓中的蘇聯間諜就會把他們聽到的情況向蘇聯人報告……
北京找工作